本篇文章2637字,读完约7分钟

"劳动力成本已经取代融资成本成为企业最大的压力来源."不久前,清华大学民生经济研究所发布的《2015年中国企业家发展信心指数》报告指出,近80%的企业家认为“五险一金”的支出负担过重,税收负担过重。2015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降低社会保险费以减轻企业负担的设想。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一些专家认为,一些企业无法承受目前的养老保险缴费率,这将降低他们参加保险的积极性,进而可能导致扩大覆盖面或续保困难。与其他类型的保险相比,养老保险应该是未来努力的重点。在这方面,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言人李忠此前表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正在有计划、有步骤地采取各种措施,及时、适当地降低社会保险费率。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压力社会保障缴款成为企业支出的一大部分

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主要由“五险一金”组成。2015年,失业率、工伤率和生育保险率相继下降,但目前五项社会保险缴费已达到企业工资总额的39.25%。其中,养老保险总费率为28%(单位20%,个人8%),医疗保险为8%(单位6%,个人2%),失业保险为2%(单位和个人的比例由各省确定)。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不由个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平均费率约为0.75%,生育保险平均费率不超过0.5%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一些专家认为,一般来说,企业的人工成本和员工的工资有很大的差别。考虑到五险一金的因素,如果企业预计人工成本为10000元,员工的工资实际上是5000元或6000元;如果员工想真正得到1万元的工资,企业将支付近1.5万元的成本。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面对如此高的社保缴费率,许多企业家高喊“不敢给员工涨工资”。浙江省一家中型民营企业的负责人告诉《经济参考报》,目前五项基本社会保险费用约占企业就业成本的25%。“考虑到企业的压力,这一水平是基于地方政府支付全部基数的60%。如果你按全基数支付,这个比例可能达到35%左右。”该负责人表示:“目前,企业最大的压力在于五险一金,人工成本逐年增加。在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传统企业普遍存在恶性竞争以求生存,产品低价竞争,但同时各种费用不断上涨,压力很大。”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一方面,企业怨声载道;另一方面,员工没有感受到支付的直观好处,这影响了支付的积极性。以上海为例,根据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最新发布的《上海市职工社会保险缴费标准》,企业社会保障缴费基数为3271-16353元,企业缴费比例为35%,个人缴费比例为10.5%。因此,根据最低缴费基数,企业应为员工缴纳1144.85元(3271×35%=1144.85),员工个人应承担343.455元(3271×10.5% = 343.455);若缴纳住房公积金,按7%的比例计算,企业和个人需再缴纳228.97元(3,271× 7% = 228.97)。根据这一计算,最低工资只有2699元,企业需要承担的“五险一金”将达到1374元。按一年12个月计算,费用为16488元。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政策性养老保险还是降低成本的“主战场”

针对企业负担过重的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降低社会保险费,精简和合并“五险一金”,这也是中央第一次正式提出这个方案。有人认为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应该是今年降息的重点。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李震认为,除养老保险外,其他类型的保险都有所减少,养老保险费率的下调必须与其他改革同步进行:“建立职工养老保险制度过程中的转变,不应该由现在的劳动者来承担,而应该由政府来承担。”政府应该通过立法明确这部分责任。否则,我们无法解释为什么中国的养老保险率如此之高,保障水平如此之低,而且还会不平衡。”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同时,李震认为,降低费率和扩大缴费基数应同步进行,扩大缴费基数包括提高最低工资基数、延长缴费年限和逐步提高退休年龄。根据李震的计算,如果养老保险与账户分开,费率可以降低8%。此外,如果在职者支付100%的社会平均工资,退休者的养老金水平可以通过支付15%达到社会平均工资的45%,并且该系统可以长期持续。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前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财政经济联合研究所所长许善达建议,国家应该动用15万亿国有资本来降低社会保障缴费率。“根据现有社保基金收益率超过8%,15万亿的8%就是1.2万亿。现在社会保障每年花费2.1万亿元,一般可以降低社会保障缴费率57%。”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要降低社会保障缴费率,不仅国家需要增加资源,而且社会保障制度也需要改革,从省级统筹转向国家统筹。这样就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统筹规划,消除地区间负担比例差异带来的不同支付压力。它还可以调节地区之间的资金余缺,解决地区之间负担比例的差异,实现互助、互助的功能。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许善达表示,目前实施省级统筹的问题是,各省之间在平衡和收入方面存在差异,导致中央企业的收入无法分散到各地。国家统筹后,中央政府承担了社会保障的责任,这意味着以前85%的地方支出将由中央政府承担,这只能改善因“营改增”而加剧的地方收支失衡。“因此,减税政策的设计应与降低社会保险费等几个相关事项结合起来。”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支持公积金存款的比例可以进一步降低

此外,“五险一金”中住房保障功能基金即公积金缴费比例的调整也能有效降低劳动力成本。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丽娜在接受《经济信息日报》采访时表示,单位和员工公积金缴纳的最低比例可以从5%降至4%,甚至降至3%,这可以有效降低企业的劳动成本,支持小微企业的发展。

事实上,新加坡也有公积金支付制度,习惯于通过调整公积金支付来控制劳动力成本。例如,1998年,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新加坡经济在第三和第四季度继续负增长。1999年,政府将雇主的公积金供款率由上一年的20%降至10%,这对刺激经济起到了积极作用。1999年,新加坡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回升到7.2%。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王丽娜指出,公积金的初衷是建立长期储蓄基金,解决城镇职工的住房问题,并享受税收减免优惠。然而,在经济转型和新型城镇化的背景下,大量私营企业和农民工的出现,使得强制住房储蓄越来越难以普及。目前,中国约有1.1亿人参加了公积金缴存。据官方统计,他们约占城镇在职职工的80%,但就城镇3亿多就业人口而言,只占30%左右。

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因此,降低缴费比例和扩大参保率可以体现公积金的‘包容性’。”王丽娜表示,目前,国有企事业单位覆盖率超过90%,而民营企业参与率不到20%。覆盖面窄,“包容性”差,使得公积金难以承担住房保障的重任,并将在体制内外造成新的收入分配不公。过度的强制性储蓄不仅会增加企业的劳动力成本,还会成为启动消费和扩大内需的障碍。

来源:成都新闻信息网

标题:专家称“五险一金”存下调空间

地址:http://www.cdsdcc.com/cdzx/6726.html